特色专题

第三届中国新会陈皮文化节 楠溪江古村落 最佳乡村旅游目的地 万峰林 鸭绿江畔  仙境宽甸的美丽乡村

更多>美特产

安吉白茶

安吉白茶产自浙江省安吉县,是用...[详细]

大成黄皮 食...

海南黄皮看儋州,儋州黄皮看大成。[详细]

湖北名茶“恩...

产于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详细]

安溪铁观音

铁观音不仅香高味醇,是天然可口...[详细]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理论研究 理论研究

阳泉市加快乡村旅游发展的调查报告

发布时间:2016-01-13 12:40:21 浏览次数:

旅游是综合性产业,是加快结构调整,促进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是传播文明、交流文化的重要桥梁,是衡量人民生活水平的一个重要指标。对我市这样一个典型的资源型地区来说,大力发展旅游业既是做好煤与非煤两大文章,加快经济转型,实现绿色发展的重要途径,也是增加农民收入,统筹城乡发展,如期完成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战略选择。近年来伴随着旅游业的快速发展,我市乡村旅游业悄然兴起,蓬勃发展。实践证明,乡村旅游业的发展不仅是市民休闲、农民致富的双重需要,而且还承载着城乡融合、拉动内需的双重任务。“十三五”期间,全国全省的旅游业发展势头必将更加强劲,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定会日益提高,正在进入“旅游+”新时代。旅游业的拉动力、整合力和提升力,将为相关行业和领域发展提供旅游平台,插上旅游翅膀,催生新兴业态,提升发展水平和综合价值。在此过程中,旅游业自身也将极大拓展发展空间,实现提质增效。如何以开明的态度、开放的思路、开拓的精神、迎接“旅游+”新时代?尤其是目前迅速发展的乡村旅游业正面临成长的烦恼,如何突破转型发展瓶颈,如何规划、引领、推动我市乡村旅游业健康快速发展?带着这些问题,2015年10月下旬至11月上旬,市政协学习和文史委对我市乡村旅游发展现状进行了调研。

我市乡村旅游发展的现状与问题

我市乡村旅游兴起于本世纪初,经过十几年的探索和发展,在盂县、平定和郊区三个农业县区已形成一定的发展规模,乡村旅游业已成为我市旅游业新的成长点,发展前景看好。

1、乡村旅游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景点涌现、亮点纷呈。早在新世纪初,桃林沟利用煤炭资金引种桃树,以种植、采摘、观赏为一体,开我市发展乡村旅游的先河。其带动效应不断向郊区及盂县、平定扩散,农村基层发展乡村旅游的热情与日俱增。经过十多年的发展,目前全市共有各类乡村旅游景区40余处。规模较大且较为成熟的乡村旅游点有:郊区桃林沟景区、翠枫山景区、盂县华北奕丰生态园、盂县大汖度假村、平定红岩岭自然景区、郊区小河古村落等。此外,盂县藏山翠谷,郊区银元山庄、汉河沟、上千亩坪休闲园、咀子上农耕文化园、辛庄晋东“小延安”,平定南庄抗战地道、理家庄红色旅游,盂县大围忠义文化园、垴上村等一批乡村旅游景区也在蓬勃建设中。2014年,桃林沟景区被评为AAAA级景区,此前翠枫山景区和藏山景区已被评为AAAA级景区。乡村旅游年接待游客量逐年上升,2014年达50万人次左右。

2、乡村旅游初成产业雏形,在全市总收入中有了比例。依托丰富的乡村旅游资源,我市乡村旅游产业已初步形成自然生态旅游系列、乡村田园旅游系列、乡村建筑遗产旅游系列、乡土风情旅游系列、红色旅游系列和健身康乐旅游系列等六大旅游系列产品。桃林沟及桃林沟桃花节、大汖古村、小河古村、平定刻花瓷、“晋阳府”老陈醋等已成为名扬省内外的知名旅游品牌,价值不菲。2014年,全市乡村旅游与休闲农业从业人员约5000人,乡村旅游年营业收入4亿元以上,在全市经济收入中有了微弱份额。

3、发展乡村旅游的共识正在形成。近年来,我市对乡村旅游工作给予引导和扶持,市旅游发展总体规划对乡村旅游也作了重点安排。全市三个农业县区对发展乡村旅游的重视度不断提高,发展思路逐渐明晰。郊区确立了以休闲采摘、生态观光、红色旅游、明清古居、忠义文化等为重点的乡村旅游开发思路,不断加大宣传促销和财政支持力度,并着手制定全区旅游总体规划。盂县、平定也都依托自身发展优势,确定适合本地实际的乡村旅游发展思路,推出一批有分量、有前景的乡村旅游试点,取得了一定的工作成效。

4、支撑体系建设不断推进,乡村旅游综合优势日渐显现。面对全民休闲时代的到来,我市不断加大乡村旅游支撑体系建设力度,培育和挖掘乡村旅游综合发展优势,初步拥有了类别日益丰富的乡村旅游资源优势、公路铁路网络日趋完善的区域性综合交通优势、政府支持逐步到位的政策环境优势。而且紧邻石太两大都市圈的潜在区位优势也不断得到挖掘,逐步形成发展乡村旅游的巨大综合优势。这些综合支撑体系助推了乡村旅游的发展,为日后健康快速发展奠定了基础。

虽然我市乡村旅游发展势头良好,但与人民群众的期盼相比,与推进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相比,与丰富的乡村旅游资源相比,目前还处于产业发展的初级阶段,不可避免地存在诸多发展中的困惑和烦恼,困难和问题。

1、乡村旅游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作用还没受到足够重视。长期以来,由我市资源型城市的先天禀赋决定,我市各级形成了偏重和依赖资源型产业的发展观念,重资源型产业、轻非资源型产业的习惯性思维已超级固化,忽略了包括旅游业在内的非资源型产业在经济转型、优化结构中的重要作用,致使乡村旅游业长期游离于经济转型、产业优化之外。这不但制约了乡村旅游业的发展,更牵制了我市转型发展的步伐。

2、乡村旅游发展规划滞后,市场定位经营战略不够明确。在区域规划层面,市和县区级目前尚无市域乡村旅游产业发展规划,仅有郊区刚刚启动规划工作。在景区规划层面,仅有郊区桃林沟景区、小河古村、刘备山景区等少数景区完成景区规划,盂县垴上等几个村完成变通性的《提升方案》,其余景区大都没有启动规划。即使已完成规划的乡村旅游景区,也存在规划与建设相脱节的问题。规划的缺位导致发展乡村旅游的方向任务不明,宏观和微观层面都存在市场定位不明的问题,景区建设只能是脚踩瓜皮滑哪算哪,出现种种乱象也就不可避免了。

3、旅游产品缺乏自身特色,难以适应和满足游客需求。我市大部分乡村旅游景区都处于起步阶段,景区建设都还在路上。这些不成熟的景区其实都处于初级旅游产品的阶段,大都还停留在“农家乐”发展阶段,难以担当成熟景区的服务功能。通过宣传把游客召来了,但景区却没有什么好玩的项目,甚至连个像样的卫生间都没有。想吃一顿地地道道的农家饭,盘中餐却与城里的味道没有区别,而且餐厨饮食卫生也让人十分担忧。不少景区都不同程度存在特色化和互动体验性不足的问题。别人搞农耕文化展示,自己也弄几样传统农具来应付游客。大部分景区仅能承担观光等少数初级功能,广大游客钟爱的休闲、度假、娱乐、体验、教育、健身等高级功能未能充分挖掘,难以满足游客“吃、住、行、游、购、娱”的需求。

4、经营理念落后,管理体制不活,经营水平不高,从业人员素质总体偏低。旅游市场主体发育不充分,景区景点没有实现市场化运作,加快发展的内生动力不足,资源综合开发水平不高,核心价值深度挖掘不够,表现形式单一,复合型景区少,休闲度假产品更少,资源优势没有转化为产业优势。我市乡村旅游景区大都由村集体或农民自己经营,从业人员基本没有经过严格的专业培训,服务意识和服务质量较差,卫生意识薄弱,短期行为严重。尤其是景区缺乏专业化经营管理团队,经营管理理念落后,找不准自身优势和特色所在,市场定位模糊不清,盲目追求城市风格和现代效果,随意毁坏古迹和村落原貌,对景区脏乱现象视而不见,可持续经营的定力不足。各类专业人才的短缺成为制约发展的瓶颈。

5、筹资渠道狭窄,建设资金严重不足。我市乡村旅游景区大都处于起步阶段,百端待举,资金缺口相当大。但乡村旅游投资渠道单一,融资不够,没有建立招商引资、个人投资、财政扶持等。除奕丰生态园、桃林沟等少数景区有较为稳定的资金来源外,大部分景区都处于有项目、无资金的窘境中,应该办的事办不成,应该上的项目不能如期上。政府的扶持资金也形不成合力。由于资金严重短缺,各个资源要素不能得到有效整合,也就难以形成实际的旅游生产力。

6、基础设施配套不完善,交通成最大制约瓶颈。景区外围的道路及停车场、水源、环卫、绿化、照明、邮电、互联网等公共设施严重不足,其中通往景区的道路成最大的制约因素。近年来,我市公路铁路运输网络不断完善,综合交通体系骨干框架已经形成,但通达景区景点的连接线道路不畅。其建设水平、范围和标准很难适应乡村旅游发展的需要,进入景区的“最后一公里”尚未完全打通。如通往辛庄景区虽然有村村通道路,但由于村村通道路修建标准低,不能运行大型旅游客车,致使大批量的游客进不去。景区自身的配套设施也大都不健全。

7、农民参与度不高,他们没有从乡村旅游业得到更多实惠。我市乡村旅游业大都为村级操持,“一头热”的情况比较普遍,一些乡村旅游看起来搞得比较红火热闹的村,其实都是村集体在唱独脚戏,只有少数几户农家乐在那里支撑门面,大部分村民置身事外,他们对乡村旅游业的参与度明显不够。而且,目前仅有垴上、南庄等少数村把旅游链条向农业做了些许延伸,带动少量从事农业生产的农民进入乡村旅游产业链,而大部分发展乡村旅游的村落还没有这样做,因此也就谈不上通过发展乡村旅游业带动农业等相关产业促进农民就业和致富了。

 

  • 0

    感动

  • 0

    路过

  • 0

    高兴

  • 0

    难过

  • 0

    搞笑

  • 0

    无聊

  • 0

    愤怒

  • 0

    同情

顶   踩